您现在的位置: 医学论文网 > 中医论文 > 中医药治疗扩张型心肌病研究进展

中医药治疗扩张型心肌病研究进展

来源:
时间:2019-09-28 03:37
作者:admin666
最新杂志:
  • 四川农业科技
  • 江西师范大学学报自
  • 甘肃农业科技
  • 中国科技翻译
  • 中国感染控制
  • 现代医学
  • 中国农村医学
  • 中国耳鼻咽喉头颈外
  • 河北工业大学学报
  • 云南公路科技
  • 实用疼痛学
  • 神经解剖学

【摘要】扩张型心肌病是以心室扩大和心肌收缩功能降低为特征的一种异质性心肌病[1],近年来发病率有明显上升趋势。中医药治疗本病具有独特的优势,因此从中医药角度探讨本病极具意义。本文从中医学病名、病因病机、辩证论治、专方专用临床研究与动物实验等方面对近年来扩张型心肌病的研究综述如下。

【关键词】扩张型心肌病;中医药;研究进展

扩张型心肌病(dilatedcardiomyopathy,DCM)是临床常见的心肌疾病之一,居心力衰竭病因的第3位。主要死因为心力衰竭与心律失常。2002年中国分层抽样调查全国9个地区8080例正常人群,其患病率为19/10万[2]。近年来中医药在延缓本病病情发展、改善预后等方面作用日益突出,因此从中医药方向研究本病越来越受到重视,现将中医药治疗DCM的最新研究综述如下。

1中医病名

DCM根据其证候与临床表现,多归属于中医学“心胀”、“心悸”、“心水”、“喘证”、“心痹”等范畴[3]。如《灵枢•胀论》[4]言:“夫心胀者,烦心短气,卧不安”。《素问•逆调论》曰:“夫不得卧,卧则喘者,是水气之客也”。《素问•水热穴论》曰:“水病,下为肘肿大腹,上为喘呼不得卧者,标本俱病”。《金匮要略•水气病脉证》[5]云:“心水者,其身重而少气,不得卧,烦而躁,其人阴肿”。《景岳全书•喘促篇》[6]曰:“虚喘者,气短而不息……但得引长一息为快也”。

2病因病机

《灵枢•本脏》[4]云:“心小则安,邪弗能伤,易伤以忧,心大则忧不能伤,易伤于邪”,指出其病因为外感于邪,邪气客心。《素问•痹论》云:“心痹者,脉不通,烦则心下鼓,暴上气而喘”,指出本病病机为心血瘀阻,脉道闭塞。《金匮要略》曰:“心坚,大如磐,边如旋杯,水饮所作”,强调水饮亦可引发本病。现代医家在总结前人经验基础上提出了自己的见解。陆曙[7]认为本病属本虚标实证,本虚为心气不足、心阳不振、阴血亏虚,标实为邪毒、瘀血、水湿、痰饮。邓铁涛[8]认为本病多由感受风寒湿热、疫毒之邪,内伤情志、饮食失调,劳逸失度等所致。王振涛[9]认为本病根本病机为气虚血瘀水停,本虚标实,即本虚为心气、心阳亏虚,标实为血瘀、水湿,痰浊。

3治疗方法

3.1辨证论治黄春林[10]以通阳化气为基本治法,将本病分为心气虚弱、水气凌心、阳虚水泛等七种证型。即心气虚弱证,治以生脉散类方、养心汤加减;水气凌心证,治以苓桂术甘汤加减;阳虚水泛证,治以真武汤加减。杨宝等[11]以温补心阳、益气养阴、补气行水等为基本治法。即心阳不振证,治以温补心阳,和脉固本,以四逆汤加减;气阴两虚证,治以益气滋阴,养心补脾,以生脉散合归脾汤加减;水饮内停证,治以益气温阳,利水消肿,以保元汤加减。曾垂义等[12]将本病总结为四个证型,即气虚血瘀证治以益气活血,以自拟抗纤益心方加减;气阴两虚血瘀证治以益气养阴、活血化瘀,以生脉散、冠心2号方加减;气虚血瘀水停证治以益气活血利水,即在抗纤益心方基础之上,加用泻肺平喘、利水消肿之品;阳虚血瘀水停证治以温阳活血利水,以参附汤加减。陈新宇[13]气阴两虚证,治法益气滋阴,兼祛余邪,治以生脉散合桂枝汤加减;阳虚水泛证,治法温阳化饮,利水渗湿,治以四逆汤合苓桂术甘汤加减;心血瘀阻型,治法活血化瘀,通阳散结,治以桂枝汤合桂枝茯苓丸加减。3.2专方专药临床研究谢舜名等[14]将42例DCM患者分为对照组、治疗组各21例,两组均临床常规治疗外,治疗组同时给予真武汤以评价治疗后两组患者心功能改善情况。结果治疗组各项心功能指标明显优于对照组,差异具有显著性(P<0.05)。陈学彬等[15]将105例DCM患者随机分为两组,对照组服用曲美他嗪,治疗组同时服用养心通络汤,疗程3个月以比较两组左心功能差异。结果治疗组LVEDV,LVESV,LVEDD,LVESP,血清NT-proBNP均较对照组显著降低,LVEF较对照组显著升高,具有统计学差异(P<0.05)。卢磊[16]等观察黄芪保心汤对DCM心衰患者心功能与神经内分泌因子的干预作用,将96例DCM心衰患者随机分为西药对照组46例和西药联合黄芪保心汤治疗组50例,观察3个月后治疗有效率、LVEDD、LVESD、LVEF,NT-proBNP及AngⅡ水平差异。结果在2周与3个月时,治疗组总有效率分别为82.0%、94.0%,对照组为73.9%、80%,明显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治疗3个月后,治疗组LVEF升高,LVEDD、LVESD、NT-proBNP、AngⅡ水平降低,效果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3.3专方专药动物实验沈丽娟等[17]采用阿霉素制备DCM大鼠模型以观察黄芪对DCM大鼠模型的干预作用。模型成功后分为A、B、C治疗组,分别给予黄芪3.5mg•kg-1•d-1,美托洛尔50mg/kg,培哚普利3mg•kg-1•d-1及模型组等体积蒸馏水治疗,灌胃8周,空白组正常喂养。8周后行心脏超声检查,ELISA法测定大鼠血清脑钠肽(BNP)水平。结果A、B、C治疗组大鼠LVEDD、LVESD及血清BNP较模型组下降,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1),LVEF、LVFS较模型组升高,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1)。王振涛等[18]用呋喃唑酮水溶液制备DCM大鼠模型以探讨抗纤益心浓缩丸对DCM大鼠血清BNP与TNF-α干预作用。8周后将模型成功大鼠随机分为模型组,抗纤益心浓缩丸高、中、低剂量组,卡托普利组,中西药联合组(抗纤益心浓缩丸高剂量与卡托普利)。治疗组各灌胃相应剂量药物,模型组灌胃等量生理盐水,正常组常规饲养。灌胃8周后ELISA法测定大鼠血清BNP、TNF-α水平。结果模型组血清BNP、TNF-α较正常组升高(P<0.01);抗纤益心浓缩丸高、中剂量组,卡托普利组及中西药联合组大鼠血清BNP、TNF-α较模型组均有不同程度降低(P<0.05)。王丽丹[19]探讨真武汤对cTnTR141W转基因DCM小鼠心肌组织Bax与Bcl-2mRNA表达的影响,将小鼠随机分为真武汤药物高、中剂量组,卡托普利组,模型组,空白对照组,分别灌胃相应剂量药物1月。结果与模型组比较,真武汤高剂量组Bcl-2表达明显上调,Bax表达明显下调(P<0.05);与卡托普利组比较,真武汤高剂量组Bcl-2与Bax表达无明显差异(P>0.0什么民四字成语接龙5)。3.4中医药注射液史丽等[20]将76例DCM心力衰竭患者随机分为对照组与治疗组以观察两组的治疗效果与心率变异性指标变化。两组均常规药物治疗,治疗组同时服用生脉注射液。结果治疗组总有效率、CO、LVEF、HR、SDNN、PNN50与rMSSD均较对照组显著增高,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王文丽[22]探讨生脉注射液对DCM(气阴两虚)患者QT离散度(QTd)的干预作用,将60例DCM患者随机分为治疗组与对照组各30例,2W后测量两组治疗前后QT离散度。结果治疗后两组QT间期明显缩短,QTd显著降低,且2W后治疗组QTd较对照组缩短明显,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

4结论与展望

综上所述,近年来中医药治疗本病已取得了显著效果。然而针对DCM的中医药研究仍存在不足之处,如缺乏连续性、终点性追踪随访;长期疗效有待验证;缺乏中药复方制剂的药理性、毒理性研究;中药复方成分的作用靶点和机制研究尚不充分等。因此应大力推进中医药治疗DCM的更为深入广泛研究,为更好的造福人类生命健康做贡献。

作者:董利沙 王振涛 单位:河南中医药大学 河南省中医院心血管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