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医学论文网 > 肿瘤学 > 恶性肿瘤患者合并焦虑抑郁分析

恶性肿瘤患者合并焦虑抑郁分析

来源:
时间:2020-01-17 03:35
作者:admin666
最新杂志:
  • 安徽化工
  • 国外内燃机车
  • 疾病控制
  • 法律与生活
  • 中国矫形外科
  • 浙江水利水电专科学
  • 教学与管理.小学版.
  • 混凝土与水泥制品
  • 中国皮肤性病学
  • 中国食品
  • 武汉工程职业技术学
  • 实用老年医学

摘要:目的探讨恶性肿瘤患者合并焦虑抑郁的临床特征和危险因素。方法对2015年12月至2019年1月航天中心医院和北京裕和中西医结合康复医院123例恶性肿瘤患者进行横断面调查,调查包括年龄、性别、文化程度、肿瘤分期、贝克焦虑量表(Beckanxietyinventory,BAI)、贝克抑郁量表(Beckdepressinventory,BDI),分别比较恶性肿瘤焦虑和抑郁患者在年龄、性别、文化程度、肿瘤分期上与非抑郁焦虑患者有无差异,并采用多因素logistic分析方法研究了恶性肿瘤合并焦虑抑郁的危险因素。结果123例恶性肿瘤患者中,焦虑的患病率为34.1%,年龄大、女性、文化程度低的患者焦虑的患病率高(P<0.05),肿瘤处于中晚期比早期肿瘤的患者焦虑发病率高(P<0.05)。其中女性、中晚期肿瘤是焦虑发生的独立危险因素。抑郁的患病率为53.7%,肿瘤中晚期患者抑郁的发生率较早期患者高(P<0.05),且女性、中晚期肿瘤是恶性肿瘤发生抑郁的独立危险因素。结论肿瘤患者焦虑及抑郁发生率较高,女性、中晚期恶性肿瘤是恶性肿瘤患者并发焦虑/抑郁的独立危险因素,因此对易感人群进行早期筛查,进而早干预,将降低焦虑/抑郁的发生,改善生活质量,降低医疗成本,改善恶性肿瘤患者的预后。

关键词:恶性肿瘤;焦虑;抑郁;发病率;危险因素

恶性肿瘤在全球范围内高发,也是全球死亡的主要原因之一,占所有死亡人数的1/6[1],早期通常无明显症状,绝大多数发现时已到晚期[2]。资料显示,恶性肿瘤患者中焦虑和抑郁是常见的心理健康问题,但是这些心理问题通常处于肿瘤治疗的边缘[3],常被低估和忽视[4]。调查发现,我国恶性肿瘤人群中焦虑的患病率为49.69%,抑郁的患病率为54.90%,明显高于健康人群(焦虑18.37%,抑郁17.50%)[5],对患者治疗、护理、预后、家庭造成了严重的影响[6],针对恶性肿瘤患者,如何实现焦虑抑郁的早发现、早诊断、早干预,对提高恶性肿瘤患者的生活质量并改善临床预后很有必要。因此,本文将对123例恶性肿瘤患者进行分析,以分析恶性肿瘤患者合并焦虑抑郁的临床特征和危险因素,进而实现对易感人群进行早期筛查。

1资料与方法

1.1临床资料 连续收集2015年12月至2019年1月航天中心医院和北京裕和中西医结合康复医院门诊恶性肿瘤患者123例,男65例,女58例,平均年龄(56.0±9.0)岁,贝克焦虑量表(Beckanxietyinventory,BAI)评分(30.2±10.1)分,贝克抑郁量表(Beckdepressinventory,BDI)评分(10.76±4.5)分;肺癌75例、结直肠癌16例、胃癌15例、乳腺癌10例、恶性淋巴瘤7例;恶性肿瘤焦虑阳性患者42例,发病率为34.1%;抑郁症发病患者66例,发病率53.7%。将BAI≥45分定义为焦虑,焦虑组与非焦虑组在性别上差异无显著性(P>0.05),而在文化程度、年龄、肿瘤分期上差异有显著性(P<0.05)(表1)。将BDI≥5分定义为抑郁,抑郁组与非抑郁组在年龄、性别、文化程度上差异无显著性(P>0.05),而在肿瘤分期上差异有显著性(P<0.05)(表2)。1.2方法1.2.1测评 采用BAI评测患者焦虑情况;采用BDI评测患者焦虑情况。1.2.2方法采用横断面对照研究。1.2.3问卷调查及量表评分采取与患者面对面访谈的形式进行调查,由内科医生、全科医生进行临床资料收集、量表评估。BAI评价患者的焦虑障碍,含有21个项目的自评量表,采用4级分方法,其标准为“1”表示无;“2”表示轻度,无多大烦扰;“3”表示中度,感到不适但尚能忍受;“4”表示重度,只能勉强忍受。BDI评价患者的抑郁状态,分为4级评分,0~4分:无抑郁或极轻微;5~13分:轻度;14~20分:中度;≥21分:重度。1.3统计学处理 采用SPSS20.0软件完成统计学分析:两组间年龄、贝克焦虑量表评分、贝克焦抑郁自评量表评分比较使用t或校正t检验;性别、肿瘤分期、文化程度采用卡方或秩和检验;以伴和不伴焦虑症状/抑郁症状为因变量,将单因素的变量作为自变量进行逐步向前法logistic回归分析。以P<0.05为差异有显著性。

2结果

2.1恶性肿瘤患者焦虑的影响因素 对恶性肿瘤焦虑组患者临床资料的相关因素进行logistic回归分析,显示性别、肿瘤分期与恶性肿瘤焦虑发生相关(表3),女性较男性易焦虑,中晚期肿瘤较早期肿瘤易发生焦虑,年龄、文化程度不是肿瘤患者焦虑发生的独立危险因素。2.2恶性肿瘤患者抑郁的影响因素 对恶性肿瘤抑郁组患者临床症状的相关因素进行logistic回归分析显示年龄、文化程度不是恶性肿瘤抑郁发生的危险因素,女性、中晚期肿瘤与恶性肿瘤抑郁发生有独立相关性(表4),女性较男性易发生抑郁,中晚期肿瘤较早期肿瘤易发生抑郁。

3讨论

恶性肿瘤合并焦虑或抑郁发病率较高,其影响患者生活质量以及预后[7]。焦虑和抑郁可能导致治疗依从性降低、癌症存活率降低、自杀风险增加和额外的健康支出[3]。研究表明抑郁症可能是增加癌症死亡率的一个独立危险因素,而不仅仅是与预后不良相关的生物学因素[6]。鉴于比,本研究的目的是研究恶性肿瘤合并焦虑、抑郁的临床特征,以期早发现、早诊断、早干预,从而达到改善患者生活质量,从而降低恶性肿瘤患者的死亡率和自杀风险,减少额外的医疗费用。前期研究显示,癌症患者的抑郁/焦虑与年龄[8-9]、癌症类型[8,10-11]、性别[12]、收入[13]等之间存在显著相关性。本研究单因素分析发现,恶性肿瘤合并焦虑患者与非焦虑组在性别上差异无显著性,而在文化程度、年龄、肿瘤分期上差异有显著性。本调查显示,高中及以上文化的恶性肿瘤患者焦虑发生率明显低于初中及以下的患者,临床中发现文化程度较高的人在对疾病的认识上比较深入,能够进行自身调节,且能够配合医生的治疗,依从性比较好,预后相对良好。在年龄上,流行病学调查发现,焦虑障碍在老年人中高发,且60~85岁多见[14],主要与老年人器管功能下降,日常生活能力下降,且合并多种疾病有关。加之合并恶性肿瘤,焦虑障碍的发生率将进一步增高。本调查显示,焦虑组恶性肿瘤患者年龄(60.9±9.5)岁和非焦虑组年龄(56.5±8.9)岁相比差异有显著性,与文献报道一致。在肿瘤分期上,早期肿瘤通过手术治疗可达到治愈的效果,预后良好,生活质量高,但中晚期肿瘤通常无法进行手术,并需要进行长期的抗肿瘤治疗,包括放疗、化疗、靶向治疗、免疫治疗,有的甚至出现了感染、恶病质、癌性疼痛等多种并发症,生活质量严重下降,痛苦程度高,是导致患者产生焦虑的根本原因。本调查显示123例患者中,有42例患者存在焦虑阳性,且37例为肿瘤中晚期患者,较肿瘤早期患者焦虑发生率高,差异有显著性。不管在老年人还是在恶性肿瘤中,文献报道显示女性焦虑抑郁的发生率较男性高,这除了与男性和女性不同的脑结构和功能差异有关外[15],还与5-羟色胺的合成率有关,5-羟色胺是提升心境的重要物质,正电祖师论坛免费资料子断层扫描发现,5-羟色胺的合成率男性平均高于女性52%[16]。本研究多因素logistic统计分析显示,女性、中晚期肿瘤均是恶性肿瘤合并焦虑的独立危险因素,因此对于女性、肿瘤中晚期患者应进行早期焦虑评估以及进行早期心理疏导,以减少焦虑的发生。焦虑和抑郁通常并存,已经证明患有焦虑症和抑郁症的患者往往比单一疾病的患者有严重的症状,恢复时间更长,预后更差,医疗资源的使用更多[17-19],本研究单因素分析显示,在恶性肿瘤合并抑郁组与非抑郁组在年龄、性别、文化程度上差异无显著性,与其他报道结果有差异;而在肿瘤分期上抑郁组和非抑郁组差异有显著性,肿瘤中晚期抑郁阳性的发生率要明显高于肿瘤早期患者,与肿瘤晚期预后差,通常合并疼痛、营养不良、疲乏等多种并发症有关系。经多元logistic回归分析显示女性、中晚期肿瘤是恶性肿瘤合并抑郁的独立危险因素。因此提示女性、中晚期恶性肿瘤患者更容易出现抑郁情绪,且影响患者的预后。需要对中晚期恶性肿瘤患者进行抑郁评估以及早期心理干预。本研究显示,恶性肿瘤患者焦虑及抑郁发生率较高,女性、中晚期恶性肿瘤是恶性肿瘤患者并发焦虑/抑郁的独立危险因素,因此对易感人群进行早期筛查,进而早干预,将降低焦虑/抑郁的发生,改善生活质量,降低医疗成本,改善恶性肿瘤患者的预后。

作者:闫新欣 王桂华 席少枝 曾敏 万志荣 单位:航天中心医院 航天中心 北京裕和中西医结合康复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