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医学论文网 > 肿瘤学 > HMGN5蛋白在卵巢恶性肿瘤的意义

HMGN5蛋白在卵巢恶性肿瘤的意义

来源:
时间:2019-10-15 03:35
作者:admin666
最新杂志:
  • 华通技术
  • 莆田学院学报
  • 医学与社会
  • 分子细胞生物学报
  • 机械工程与自动化
  • 职业技术
  • 无机盐工业
  • 中华消化外科
  • 档案时空
  • 重庆中草药研究
  • 全球定位系统
  • 中国管理信息化.综合

【摘要】目的:探讨高迁移率族核小体结合域5(highmobilitygroupnucleosome5,HMGN5)蛋白在上皮性卵巢恶性肿瘤中的表达及其临床意义。方法:本研究共纳入手术切除组织石蜡标本50例,采用免疫组化方法检测上皮性卵巢恶性肿瘤标本35例、上皮性卵巢良性肿瘤标本15例中HMGN5蛋白的表达情况,并分析HMGN5蛋白阳性表达率与上皮性卵巢恶性肿瘤临床病理特征之间的关系。结果:HMGN5蛋白在上皮性卵巢恶性肿瘤组织中的阳性表达率明显高于上皮性卵巢良性肿瘤组织,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HMGN5蛋白在上皮性卵巢恶性肿瘤组织中的阳性表达率与年龄、有无腹水、是否为浆液性上皮性癌无关(P>0.05),而与组织分化程度、手术病理分期有关(P<0.05)。HMGN5蛋白在中低分化上皮性卵巢恶性肿瘤组织中的阳性表达率明显高于高分化上皮性卵巢恶性肿瘤组织,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HMGN5蛋白在手术病理分期为Ⅲ-Ⅳ期上皮性卵巢恶性肿瘤组织中的阳性表达率明显高于Ⅰ-Ⅱ期上皮性卵巢恶性肿瘤组织,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HMGN5蛋白可能在上皮性卵巢恶性肿瘤的发生以及恶性进展中发挥作用,对上皮性卵巢恶性肿瘤的诊断及病情评估有一定价值,有可能是上皮性卵巢恶性肿瘤治疗的一个潜在靶点。

【关键词】HMGN5;上皮性卵巢恶性肿瘤;免疫组化

卵巢恶性肿瘤是妇科常见的恶性肿瘤,其发病较隐匿,最近统计数据表明约60%以上发现时已为晚期[1]。其发病率居妇科恶性肿瘤第3位,死亡率一直高居女性生殖系统恶性肿瘤首位。2018年美国约有22240例新发卵巢恶性肿瘤病例,14070例卵巢恶性肿瘤死亡病例[1]。在全球范围内,发达国家的卵巢恶性肿瘤发病率为9.1/10万,发展中国家为5.0/10万[2]。2015年我国约有52100例被诊断为卵巢恶性肿瘤,22500例卵巢恶性肿瘤死亡病例[3]。卵巢恶性肿瘤分类复杂,以上皮性卵巢恶性肿瘤最常见,其主要治疗方式是手术加化疗,但因其易复发、转移、耐药等特点,患者5年生存率未见明显提高。高迁移率族核小体结合蛋白(HMGN蛋白)是一类几乎存在于所有哺乳动物和多数脊椎动物的细胞核中的非组蛋白。高迁移率族核小体结合域5(highmobilitygroupnucleo?some5,HMGN5)蛋白也称为核小体结合蛋白1(nucleosomalbindingprotein1,NSBP1),是HMGN蛋白家族的重要成员。HMGN5与核小体颗粒相互作用,参与细胞复制、转录、DNA修复和重组等过程[4]。研究表明HMGN5在多种癌症中过表达,包括胶质瘤[5]、肾癌[6]、骨肉瘤[7]、乳腺癌[8]、前列腺癌[9]、膀胱癌[10]、肺癌[11]、结直肠癌[12]等。有学者通过微阵列研究发现紫杉醇耐药性卵巢癌细胞系比敏感性卵巢癌细胞系HMGN5基因表达水平低[13,14]。但是HMGN5在上皮性卵巢恶性肿瘤组织中的表达、作用和临床意义尚未见报道。本研究拟通过免疫组化方法检测上皮性卵巢恶性肿瘤标本35例、上皮性卵巢良性肿瘤标本15例中HMGN5蛋白的表达情况,并分析HMGN5蛋白阳性表达率与上皮性卵巢恶性肿瘤临床病理特征之间的关系。

1资料和方法

1.1一般资料选取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四医院2008年7月至2018年1月手术切除组织石蜡标本50例。包括上皮性卵巢恶性肿瘤标本35例(浆液性卵巢癌26例、黏液性卵巢癌6例、子宫内膜样卵巢癌2例、透明细胞卵巢癌1例)、上皮性卵巢良性肿瘤标本15例(浆液性卵巢良性肿瘤10例、黏液性卵巢良性肿瘤5例)。选取标准:①所有患者均为初治患者,术前均未行放、化疗或内分泌治疗;②临床病历资料完整;③所有组织标本的切片均经病理科高级职称医师复阅确诊。所选取的35例上皮性卵巢恶性肿瘤患者平均年龄为55.14岁;伴有腹水者22例,不伴有腹水者13例;组织分化程度为高分化者为18例,中低分化者17例;按照国际妇产科联盟(FI?GO)临床病理分期:Ⅰ-Ⅱ期15例,Ⅲ-Ⅳ期20例。材料获取符合伦理学要求。1.2主要试剂HMGN5兔抗人多克隆抗体为Proteintech公司产品,即用型免疫组化ElivisionPlus试剂盒(鼠/兔)、免疫组化抗原修复缓冲液、DAB显色试剂盒为福州迈新生物技术开发有限公司产品。1.3免疫组化①包埋好的石蜡组织相同部位连续切片2张,组织厚度为5μm;②石蜡切片二甲苯脱蜡、梯度酒精水化,用PBS冲洗3次,每次3分钟;③抗原修复液高压修复,用PBS冲洗3次,每次3分钟;④每张切片加50μl3%过氧化氢,室温下孵育10分钟,阻断内源性过氧化物酶活性,用PBS冲洗3次,每次3分钟;⑤除去PBS液,每张切片滴加50μlHMGN5一抗(抗体工作浓度为1∶100),室温下孵育2小时,以PBS代替一抗为阴性对照,用PBS冲洗3次,每次5分钟;⑥除去PBS液,每张切片滴加50μl聚合物增强剂(试剂A),室温下孵育20分钟,用PBS冲洗3次,每次3分钟;⑦除去PBS液,每张切片滴加50μl酶标抗鼠/兔聚合物(试剂B),室温下孵育30分钟,用PBS冲洗3次,每次3分钟;⑧除去PBS液,每张切片滴加50μl新鲜配置的DAB溶液,观察显色,及时终止反应,自来水冲洗;⑨苏木素复染,0.1%HCl分化,自来水冲洗15分钟;⑩梯度酒精脱水干燥,二甲苯透明,中性树胶封片。1.4结果判定参照李富娟等[15]研究中使用的判定方法,根据肿瘤细胞染色程度和染色面积对HMGN5蛋白的表达做半定量判定。选择具有代表性的5个高倍视野(×200)进行观察计数,每个视野观察100个完整肿瘤细胞,细胞核呈黄色、棕黄色及棕褐色者为HMGN5染色阳性。按染色强度评分,不着色为0分,淡黄色为1分,棕黄色为2分,黄褐色为3分;按染色面积评分,0~25%为0分,26%~50%为1分,51%~75%为2分,76%~100%为3分。将染色强度评分与染色面积评分相乘得到总评分,总评分≤3分判定为阴性标本,>3分判定为阳性标本。1.5统计学方法数据处理与分析采用SPSS23统计学软件,两样本率的比较采用χ2检验或Fisher精确概率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结果

2.1HMGN5蛋白在上皮性卵巢恶性肿瘤组织中的表达情况免疫组化结果显示HMGN5蛋白在上皮性卵巢良性肿瘤组织细胞核中不表达或弱表达(图1),而在上皮性卵巢恶性肿瘤组织细胞核中出现灶状或弥漫性分布的棕黄色或棕褐色颗粒(图2)。HMGN5蛋白在上皮性卵巢恶性肿瘤组织中的阳性表达率为71.43%(25/35),高于上皮性卵巢良性肿瘤组织的阳性表达率33.33%(5/15),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表1)。2.2HMGN5蛋白在上皮性卵巢恶性肿瘤组织中的表达与临床病理特征的关系HMGN5蛋白在上皮性卵巢恶性肿瘤组织中阳性表达率与年龄、有无腹水、是否为浆液性癌无关(P>0.05),而与组织分化程度、手术病理分期有关(P<0.05)(表2)。HMGN5在高分化上皮性卵巢恶性肿瘤组织中的阳性表达率为50%(9/18);在中、低分化上皮性卵巢恶性肿瘤组织中的阳性表达率为94.12%(16/17),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HMGN5蛋白在手术病理分期为Ⅰ-Ⅱ期上皮性卵巢恶性肿瘤组织中的阳性表达率为46.67%(7/15);在Ⅲ-Ⅳ期上皮性卵巢恶性肿瘤组织中的阳性表达率为90%(18/20),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

3讨论

卵巢恶性肿瘤早期病变不易发现,晚期病例缺乏有效的治疗手段,具有高复发率、高转移率、低生存率的特点,不良预后严重威胁女性的生命健康。因此进一步了解卵巢恶性肿瘤的发病机制,探索新的诊断和治疗途径是当今研究的重要课题。HMGN5即NSBP1,是由King和Francomano于2001年发现,是HMGN家族的一个新的典型成员,定位于人类基因组Xq13.3区域。HMGN5基因长约8600bp,含有6个外显子和5个内含子,其编码的HMGN5蛋白由282个氨基酸组成,大小约31.5kD[16]。HMGN5蛋白包含一个双向核定位信号(nuclearlocalizationsignal,NLS)、一个高度保守的核结合区域(nuclearbindingregion,NBD)、一个带负电荷的调节区域(regulatorydomain,RD)[17],与其他HMGN蛋白相比其带负电荷的调节区域更长,具有独特的酸性氨基酸重复[18]。研究表明HMGN5是多种癌症进展中的致癌基因[5-12],与肿瘤分期、病理分级以及淋巴结转移有关。在胰腺导管腺癌中,ZhaoJ等发现HMGN5在胰腺导管腺癌细胞系和组织中高表达,沉默HMGN5可降低胰腺导管腺癌细胞系生存、增殖、迁移和入侵能力以及肿瘤生长速度,且HMGN5沉默可能通过Wnt/β-catenin信号通路抑制上皮玄机资料大全 308KCOM间质转化[19]。ZhouX等通过免疫组化检测发现骨肉瘤组织中HMGN5表达增加,且HMGN5表达水平与病理分级和TNM分期有关;通过RNA干扰技术发现抑制HMGN5可诱导细胞周期阻滞,抑制入侵和增加对阿霉素的敏感性,活化Caspase-3、聚腺苷二磷酸-核糖聚合酶(PARP)裂解增加,增殖细胞核抗原(PC?NA)、PI3Kp85α、p-AKT、基质金属蛋白酶-9(MMP-9)、细胞周期蛋白B1(CyclinB1)表达减少;提出HMGN5在骨肉瘤中可能通过PI3K/AKT通路促进细胞增殖和侵袭[20]。GuoZ等在研究发现HMGN5在前列腺癌细胞中过度表达,通过MAPK/ERK信号通路在前列腺癌的发生和发展中发挥致癌作用,且前列腺癌细胞对吉西他滨的敏感性与HMGN5表达呈正相关,PC-3细胞通过逐渐降低HMGN5的表达来获得对吉西他滨的耐药性[9]。目前该基因在上皮性卵巢恶性肿瘤组织中的表达情况和临床意义仍不清楚。本研究中共纳入上皮性卵巢恶性肿瘤标本35例、上皮性卵巢良性肿瘤标本15例,免疫组化结果显示HMGN5蛋白在上皮性卵巢恶性肿瘤中的阳性率明显高于上皮性卵巢良性肿瘤,这与既往其他学者在其它肿瘤中的研究结果相符,提示HMGN5蛋白与上皮性卵巢恶性肿瘤的发生有关。本研究进一步分析HMGN5蛋白在上皮性卵巢恶性肿瘤组织中阳性表达率与临床病理参数之间的关系,结果显示HMGN5蛋白在上皮性卵巢恶性肿瘤组织中阳性表达率与年龄、有无腹水、是否为浆液性癌无关,而与组织分化程度、手术病理分期有关,提示HMGN5蛋白与上皮性卵巢恶性肿瘤的进展及恶性程度有关。考虑本文样本量较少,可能需要进一步大样本的实验研究,并研究可能的下游因素,以及这些因素如何相互作用。综上所述,HMGN5蛋白可能在上皮性卵巢恶性肿瘤的发生及恶性进展中发挥作用,对上皮性卵巢恶性肿瘤的诊断及病情评估有一定价值,有可能对未来上皮性卵巢恶性肿瘤治疗提供新思路。

作者:郭汝亚 魏力 陈颖 张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