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医学论文网 > 肿瘤学 > 弥散加权成像技术在恶性肿瘤的应用

弥散加权成像技术在恶性肿瘤的应用

来源:
时间:2019-09-06 07:05
作者:admin666
摘要:目的探讨弥散加权成像技术在实体恶性肿瘤治疗评估中的价值。方法对100例实体恶性肿瘤患者进行随访及评估,于治疗前、治疗后一个月分别进行磁共振检查,对肿瘤最大径和ADC值进行测量,分析最大径线和ADC值动态变化及实体恶性肿瘤治疗之间关系。结果PR组:ADC值治疗前及治疗后一个月测量值分别为(0.93±0.09)×10-3mm2/s、(1.21±0.17)×10-3mm2/s,SD组ADC值治疗前及后治疗后一个月测量值分别(0.93±0.09)×10-3mm2/s、(1.15±0.17)×10-3mm2/s。结论弥散加权成像技术可以用于实体恶性肿瘤治疗临床效评估。

关键词:恶性肿瘤;磁共振弥散成像;治疗评估

引言

对恶性肿瘤治疗的疗效评价在临床治疗工作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评估的质量及结果会影响在行的治疗方案以及方案的调整,并且对患者生存质量预估和评价也产生重要的影响。在过去,临床医生是通过治疗后实体肿瘤的形态变化来判断治疗的疗效,其观察周期长,影像学变化改响应慢,并且准确率低,这些弊端限制了医生采用影像学的手段来评估临床疗效,由此而衍生了需要新的疗效评价方式来帮助临床医生更快、更好的评估疗效。本文主要探讨的是通过磁共振弥散加权成像技术(Diffusion-weightedmagneticresonanceimaging,DWI)获得评估参数,与恶性肿瘤的疗效评估参数来比较,从而评价磁共振弥散加权成像技术用于实体恶性肿瘤疗效评价的可行性以及可靠性。

1资料与方法

1.1一般资料。选取2010年5月至2018年5月在我院就诊的实体恶性肿瘤患者共计100例,其中男63例、女37例;入组患者年龄在18-76岁,平均45.3岁。所有入选的实体恶性肿瘤患者均获得病理学检查的证实,并且签署知情同意书。

1.2方法。应用SiemensNovus1.5T、3.0T磁共振扫描机,于治疗前、治疗后一个月分别进行磁共振扫描检查,采用检查的序列包括T1WI、T2WI平扫、T1WI增强,以及弥散加权成像,采用MR拷贝软件功能来保证各层面的一致性,对肿瘤ADC值以及肿瘤的最大径分别进行测量。其中采用的弥散成像技术使用的是TSE-EPI技术,选取扩散敏感系数为b=1000s/mm2;TR/TE:3400/98ms;层厚:5mm,扫描时间:36s。

1.3分组根据RECIST标准[1],将入选的患者分四组:①CR(completeresponse)组:肿瘤完全消失,共计9例;②PR(partialresponse)组:肿瘤最大径减小不少于30%,共计23例;③SD(stabledisease)组:肿瘤最大径变化介于PR与PD之间,共计3例;④PD(progressivedisease)组:肿瘤最大径增长不少于20%,无。本文研究中,比较治疗前和治疗后一个月所测得的肿瘤最大径,计算肿瘤最大径的缩小率:肿瘤最大径缩小率=(治疗前最大径-治疗后最大径)/治疗前最大径×100%。

1.4统计学分析。本研究使用SPSS13.0统计软件,进行t检验,P<0.05为有统计学差异。

2结果

PR组治疗前、治疗后一个月ADC值分别为(0.93±0.09)×10-3mm2/s、(1.21±0.17)×10-3mm2/s,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SD组治疗前、治疗后一个月ADC值分别为(0.93±0.09)×10-3mm2/s、(1.15±0.17)×10-3mm2/s,ADC值出现逐步升高,但注册赚钱升高幅度较小。

3讨论

3.1磁共振弥散加权成像技术对实体恶性肿瘤进行疗效评的理论基础。磁共振弥散加权成像(DWI)与常规核磁共振成像(MRI)不同,它的基础是水分子运动。而通过人体内水分子的布朗运动成像的技术即磁共振弥散加权成像技术,通过水分子的运动情况来反应组织结构的病理生理状态。DWI是一种TSE-EPI序列,其信号强度由2种因素决定:①自旋-自旋;②扩散[2]。扩散运动受到组织的结构、组织大分子、细胞内细胞器、细胞内外水的粘滞度与比例、细胞膜通透性、温度及涡电流的影响[3]。当人体发生恶性肿瘤时,人体正常组织被肿瘤组织破坏,并取代正常组织结构的功能。出现肿瘤细胞增多、排列紧密[4]。同时,肿瘤细胞的细胞外容积较正常细胞明显减少,从而导致细胞外间隙减小。从细胞形态上,肿瘤细胞核大,核异型性高,核浆比高,细胞内间隙小;就恶性肿瘤内的血管分布而言,瘤内出现动静脉短路、血管走行紊乱、狭窄。上述所有因素是导致恶性肿瘤中水分子扩散运动受限的因素,最终引起DWI信号升高。就上述分析的情况显示,肿瘤细胞数量增加是DWI信号增高的主要原因。由此可以得出结论,DWI信号强度的升高,反应组织细胞数量的增多以及结构变化,升高的程度间接反应生理状态变化的程度,从而判断恶性肿瘤的恶性程度。

3.2弥散系数(diffusioncoefficient,D)计算公式:LnS(TE,G)/S(TE,0)=-bDS弥散系数直接反映组织的扩散特性。如公式,DWI的信号强度与弥散系数(D)呈负指数关系。水分子在细胞外间隙的移动受到诸多因素的影响,如液压、浓度、渗透压、体温及细胞外间隙等。在体内,还受到部赚钱行业分正常生理活动的影响,如呼吸、心脏搏动、脑脊液搏动等。LeBihan提出了用表观弥散系数(apparentdiffusioncoefficient,ADC)来描述人体中DWI的弥散状况,即DWI信号强度越强,相应的ADC值越小,代表了水分子弥散受限。因而,通过ADC值的变化情况,可以从量化的角度来评价恶性肿瘤的恶性程度,为临床对恶性肿瘤疗效评估提供定量标准。3.3本文的研究中观察到,ADC值升高的幅度在4组病例中存在差异:CR组>PR组>SD组。即疗效越好,ADC值变化幅度越大,反之亦然。根据此结果,通过观察ADC值变化趋势和幅度,可以实现对肿瘤治疗疗效的动态监测和评估。

4总结

磁共振弥散加权成像技术可以对实体恶性肿瘤的恶性程度及治疗效果进行评估,但仍存在有以下的不足:①B值(梯度因子)影响:B值主要反映的是局部组织的微循环血流灌注,但测得的生物组织中的ADC值常常高于预测值,并且B值不统一,各种肿瘤病灶的ADC值也存在不同的差异。②某些含水量较多的恶性肿瘤的转移灶(如囊性卵巢癌),其ADC值会出现一定的重叠。③EPI序列对主磁场的均匀性要求高,易产生伪影,从而引起图像变形,进而影响图像质量及ADC的测量结果。虽然弥散加权成像的技术具有一定的局限性,并且推广的标准不统一,但因表现出来的ADC值与治疗效果呈正相关,故而只要统一部分的技术、应用参数(例如:同一患者的疗效应该应在同一台机器上获得的数据上进行评估、采用相同序列参数进行疗效评估),单位本身有就自己的论断阈值。综上所述,磁共振弥散加权成像技术对恶性肿瘤进行动态变化观察以及治疗疗效评估存在有一定的指导意义和价值,能为临床提供分子功能学的量化评价指标。

参考文献

[1]李虎子,贾英杰,孔凡铭,等.改良RECIST标准更适用经TACE治疗的肝癌患者的预后评价[J].介入放射学杂志,2016,25(01):29-33.

[2]韩鸿宾,王俭,谢敬霞.高扩散敏感系数扩散加权像异常高信号疾病的鉴别诊断[J].中华放射学杂志,2002,36:812-816.

[3]陈晓兰,秦树佩,杨建新.微小RNA与乳腺癌细胞的增殖和转移[J].国际肿瘤学杂志,2012,39(4):265-268.

[4]姜文娟,程继荣,邵国安.恶性肿瘤骨转移治疗的进展[J].肿瘤基础与临床,2013,26(02):174-177.

作者:李耀志 单位:广西梧州市红十字会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