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医学论文网 > 五官科 > 教学法在眼科见习教学的应用

教学法在眼科见习教学的应用

来源:
时间:2020-04-12 05:44
作者:admin666
最新杂志:
  • 河南科技大学学报农
  • 中国食品
  • 中医药文化
  • 分析试验室
  • 绿色中国B版
  • 摩托车技术
  • 防渗技术
  •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报
  • 青春期健康
  • 青岛建筑工程学院学
  • 中国中医眼科
  • 东北林业大学学报

摘要】:目的探讨微信联合PBL、TBL教学方式在眼科见习教学中的应用和效果。方法将40名临床医学专业五年制本科生随机分成两组,对照组采用传统教学方式,实验组采用微信联合PBL、TBL教学方式,综合考试成绩和改进的李克特五点量表法教学效果评价量表,评价微信联合PBL、TBL教学方式的应用效果。结果实验组客观性评价和主观性评价的指标均高于对照组,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将微信联合PBL、TBL教学方式用于眼科见习教学,不仅能够提高学生对理论知识的掌握,还能够激发学生对眼科知识的学习兴趣,值得推广应用。

【关键词】:微信;PBL;TBL;眼科见习教学

眼科学是一门理论与实践并重的临床学科。在传统的教学过程中,教师习惯采取的授课方式是“以讲授为主的学习方法(lecture-basedlearning,LBL)”,这种方法由教师系统设计教学内容,以教师知识体系和临床实践经验为主导,引导学生接受知识,教师占据了课堂的主角,虽然可以确保教学顺利实施,但是学生的参与程度和学习热情较低,不利于学生将课堂知识与临床实践相互结合[1]。特别是在眼科学的见习教学中,一方面需要学生深度参与课堂,将课堂知识与实习见闻相互结合,促进课本知识和课堂知识向临床实践迁移转化;另一方面需要学生在见习中动手实践,从实践中发现新问题,在课堂中进行研讨,强化对课本知识的理解。那么,如何从教学方法入手推动眼科学见习教学中课堂理论讲授与见习实践的有效融合,引导见习课堂教学实现“以教为中心”向“以学为中心”的转变,这是当前医学课堂教学改革中需要研究的问题。文章以大学青年学生的信息素养和认知需求为基础,尝试将微信APP引入眼科见习教学,建立实时的师生O2O“互动平台”,将以问题为基础的学习法(problem-basedlearning,PBL)和以团队为基础的学习法(team-basedlearning,TBL)应用于眼科学见习教学,并设计教学对照实验,以探索基于微信的PBL和TBL教学法在眼科学见习教学中的应用新模式。

1实验目的

1.1PBL与TBL的内涵近年来,随着信息技术与课堂教学的深度融合,医学课堂教学结构开始由以教师为主体和以教为主向以学生为主和以学习为主转变。以问题为基础的学习法和以团队为基础的学习法开始在医学课堂深入应用。PBL倡导以问题为牵引的启发式教学模式,使学生从原来教学过程的被动参与者,变成了主导者,节省了课堂时间,使学生能够更高效地规划学习过程,充分利用课堂时间解决实际问题,大大提高了学习效率[2]。TBL教学法是一种有助于促进师生之间、学生之间交流和讨论的新型教学模式,其主要优势在于能够充分调动学生对教学过程的参与感,增强学习者的团队合作能力、分析和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3-4]。1.2PBL与TBL教学法应用的关键从PBL和TBL教学法的内涵和研究者的案例可以看出,两者的共同点是需要建立教师与学生、学生与学生之间的多边交流渠道,让教师从知识的拥有者变为学生学习的参与者和辅导者。根据建构主义学习理论,这种交流将满足师生共同创设的学习情境中,实现多边交互和协作,从而完成知识的有意义建构。为了满足师生多边交流的需要,笔者通过微信,为师生建立了一个微信群,在群中既有授课的教师、临床一线的医生,还有参与见习的所有学生,教师可以发放学习材料,师生可以结合教学内容进行对话、交流。1.3实验目的设计为了验证基于微信的PBL和TBL教学法在眼科见习教学中的应用效果,笔者结合眼科学实习见习课程教学,以学生为研究对象,与传统教学方法相比,拟验证新的教学方法对课堂教学氛围和课堂教学效果的影响。

2实验研究设计与过程

2.1研究对象笔者以2017年6月—2018年6月在空军军医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西京医院)眼科见习的40名临床医学专业五年制本科生为研究对象,按照随机分配原则分为实验组和对照组,每组各20人,两组人员学历结构、专业层次一致,而且所实习的单位和环境基本一致,干扰因素相对较小。2.2研究方法2.2.1分组和具体实施方案采用对照实验研究方法,根据随机分配的实验组和对照组,两组除采用教学方式不同外,其他情况(授课教师、内容、教学进度等)均相同。对照组(20人)采用以教为主的教学方法,其中教学内容限定为大学本科眼科学实习中教学目标规定的内容。具体方式是:由教师根据学情分析设计教学内容,在课堂上教师以讲授为主,授课方式以大班课为主、小班课为辅。课堂上授课教师依托PPT,结合视频、图片、教具、病例资料等辅助手段进行授课,同时穿插互动和问答环节,授课过程学生全程可以提问。课前不统一要求预习,课后组织一次答疑。见习阶段结束后采用出科考试的方式,检验学习效果。实验组(20人)采用微信联合PBL、TBL教学方式。具体方式是:在课前准备阶段,课前一周,教师建立微信群,将学生分为5组,每组4人,其中1名为组长;教师在群里发布课程相关典型病例资料,要求各组对典型病例资料进行分析,提出病例相关问题,利用短视频、网络平台、小组讨论等手段,分析、讨论并尝试解决问题,制作PPT,并整理悬而未决的问题,以报告的形式提前1~2d交至带教教师。教师归纳问题在课堂上集中解决。在课堂实施阶段:采取病例汇报的形式,各个小组在组长的组织下,依次对前期制作的PPT进行展示汇报,期间带教教师记录和协助解决整个过程存在的问题。具体的教学过程如下:①各组开展PPT汇报;②针对PPT汇报内容进行讨论、分析;③带教教师对各组的问题进行归纳、总结,将知识点进行梳理;④课后学生完成课程小结。2.2.2统计分析方法采用SPSS15.0对数据进行整理分析,两组学生的出科考试成绩(计量资料)以(x±s)表示,组间比较采用t检验,检验水准α=0.05。2.3效果评价方法为了评价学生对知识点的客观掌握情况,眼科见习结束后,对两组学生进行出科考试,以考试成绩作为客观评价指标。试题类型包括选择题、名词解释、简答题和病例分析题,采取闭卷考试形式,统一组织答题和评卷。为了整理学生对教学效果的主观性评价,眼科见习结束后,向实验组学生推送参照李克特五点量表法改进的教学效果评价量表,由实验组(20人)学生匿名进行填写,对教学效果进行主观性评价,以评价微信联合PBL、TBL教学方式的应用效果。

3结果

3.1两组学生考试成绩比较实验组学生出科考试平均成绩为(81.6±7.43)分,对照组学生平均成绩为(72.0±7.31)分,二者的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1)。从不同题型成绩上看,除选择题外,实验组学生出科考试名词解释、简答题、病例分析题的平均成绩均高于对照组,且差异均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两组学生选择题成绩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406),如表1所示。3.2教学效果评价学生对教学效果的主观性评价结果是,85%的学生认为微信联合PBL、TBL教学方式优于传统见习教学方式,对自主学习能力、团队协作能力、解决问题能力的提升尤为显著,认可度均超过了80%(如表2所示)。

4讨论与总结

常规的眼科见习教学以带教教师为中心,注重对理论课知识的回顾。在门诊和病房见习中,以观察诊疗过程为主,教学模式、教学方法单一,学生临床实践能力锻炼有限,理论知识难以和临床实践相结合。因此,笔者以激发学生学习兴趣和临床实践参与感为切入点,同时结合新时代大学生的成长特点,尝试将微信引入眼科见习教学,联合PBL和TBL教学模式,希望能够解决目前眼科见习教学中存在的问题。从学生对知识点的客观掌握情况和学生对教学效果的主观性评价两个维度,对这一教学方式进行评价。结果显示,微信联合PBL、TBL教学方式不仅能够促进学生对眼科知识点的快速掌握,还能够提高学生的学习兴趣、表达能力、协作能力等综合素养。但是在实施该次教学的过程中也暴露出一些问题,部分学生无论在微信群中还是在小组讨论中均表现出较低的参与感,不能够很好地参与病例讨论和PPT汇报,沟通能力、协作能力没有得到很好的锻炼。医学课堂教学改革是当前教学改革的重点,尤其是见习教学在医学生培养中发挥着重要作用。该次眼科见习教学对比实验为课堂教学改革提供了探索,特别是利用微信等信息技术手段,融入PBL和TBL教学法在课堂中,将微信作为流行的即时通讯软件,已被用于许多医学课程的教学实践当中[5-9]。但作为一种辅助教学手段,不宜单独扩大使用,微信群的管理、群成员讨论的话题、课程相关信息的发布、课程无关信息的屏蔽、公众号的维护等均需要规范化和制度化。微信在教学过程中的应用就像一把“双刃剑”,稍有不慎,可能就会适得其反。因此,微信与PBL、TBL等教学模式更好地融合将成为我们未来着力探索解决和研究的方向。

作者:孙丽娟 杜红俊 周健 单位:空军军医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眼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