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医学论文网 > 感染性疾病及传染病 > 人乳头瘤病毒感染与宫颈病变分析

人乳头瘤病毒感染与宫颈病变分析

来源:
时间:2019-11-07 03:30
作者:admin666
最新杂志:
  • 土壤
  • 中国陶瓷
  • 摩托车技术
  • 高电压技术
  • 口腔颌面外科
  • 语文新圃
  • 生物骨科材料与临床
  • 杭州大学学报.哲学社
  • 水利技术监督
  • 六盘水师范高等专科
  • 中医临床研究
  • 物流工程与管理

摘要:目的研究与探讨阴道感染、绝经状态与人乳头瘤病毒(humanpapillomavirus,HPV)感染和宫颈病变之间的联系,为阻断宫颈HPV感染,促进宫颈HPV感染转阴及宫颈病变的防治提供一种新思路。方法回顾性分析郑州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妇科病区2016年6月至2018年12月期间接诊的所有患者的病历资料,符合纳入及排除标准共836例,其中宫颈病变组146例,非宫颈病变组690例;收集患者的年龄、绝经状态、人乳头瘤病毒感染的情况、阴道微生态检测的结果,分析阴道感染、绝经状态与人乳头瘤病毒感染和宫颈病变的关系。结果HPV感染286例,无HPV感染550例,其中HPV感染合并阴道感染163例(57.0%),无HPV感染合并阴道感染183例(34.6%),两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宫颈病变合并阴道感染94例(64.4%),非宫颈病变合并阴道感染252例(36.5%),两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Logistic回归模型自变量筛选结果提示,绝经状态、阴道感染情况、HPV感染情况,这3个变量回归系数的Wald检验差异均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绝经后女性发生宫颈病变的风险是绝经前的2.510倍;阴道感染中单纯清洁度≥Ⅲ度回归系数的Wald检验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细菌性阴道病、滴虫性阴道炎、外阴阴道假丝酵母菌病回归系数的Wald检验差异无统计学意义。结论阴道感染、绝经状态是导致宫颈HPV感染及宫颈病变的独立危险因素,对宫颈HPV感染及宫颈病变的发生发展起到了促进作用。

关键词:管家婆跑狗玄机图148期阴道感染;绝经;人乳头瘤病毒感染;宫颈病变

宫颈癌是女性生殖系统最常见的恶性肿瘤之一[1]。近年来宫颈癌的发病率呈稳步上升和年轻化的趋势[1-3]。研究发现HPV是引起宫颈病变的重要原因,疾病发生发展过程往往需要较长的时间,可预防性较强。此外,性伴侣过多、过早性生活、吸烟以及感染人免疫缺陷病毒(HIV)在HPV诱发宫颈病变的过程中起着辅助作用[1,4]。病因学研究发现阴道局部免疫力低下可增加宫颈HPV感染的风险[5]。有研究认为,细菌性阴道病(bacterialvaginosis,BV)、滴虫性阴道炎(trichomonalvaginitis,TV)、外阴阴道假丝酵母菌病(vulvovaginalcandidiasis,VVC)、衣原体、支原体感染与高危型HPV感染及宫颈病变具有密切的相关性[4-6]。临床工作中发现,HPV感染以及宫颈病变的女性常合并阴道感染或阴道菌群失调。本研究主要是为了了解阴道感染、绝经状态与HPV感染和宫颈病变之间是否存在相关性以及是否会增加HPV感染、宫颈病变发生的危险性。

1资料与方法

1.1临床资料回顾性分析郑州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妇科病区2016年6月至2018年12月期间接诊的所有患者的病历资料。纳入标准:①患者为已婚或存在性生活的女性;②非月经期,72h内阴道无放药、冲洗;③24h内无性生活;④1周内无抗生素使用史;⑤所有病变患者术前均已完善阴道分泌物检查。所有非宫颈病变患者均已同时完善HPV、TCT和阴道分泌物检测,若发现HPV16、18阳性或TCT结果异常的患者,住院期间均已采用阴道镜检查并对可疑病灶处进行组织活检,根据回示的病理结果归入相应的组别。排除标准:①合并有糖尿病病史,存在免疫系统的疾病或者口服免疫抑制类药物的患者;②既往因宫颈病变行宫颈手术的患者或子宫切除史的患者;③病历资料不完整。符合纳入及排除标准的患者共836例,其中宫颈病变组146例,平均年龄(43.98±9.91)岁;非宫颈病变组690例,平均年龄(42.61±12.40)岁,两组患者年龄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具有可比性。1.2方法阴道分泌物标本及TCT、HPV标本的采集:患者取膀胱截石位,窥器放入阴道内充分暴露,使用无菌干棉签取阴道侧壁分泌物;将TCT、HPV检测专用刷放置宫颈管内充分取材;将所取标本送至相应科室检测;查阅病历资料确认患者绝经状态。1.3统计学方法采用SPSS21.0软件进行数据分析,计量资料以“x±s”表示,比较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以率(%)表示,比较用c2检验,研究分类反应变量与多个影响因素之间的关系采用Logistic回归分析,以P<0.05表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结果

2.1HPV感染组与无HPV感染组阴道感染的比较HPV感染286例,无HPV感染550例,其中HPV感染合并阴道感染163例(57.0%),无HPV感染合并阴道感染183例(34.6%),两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2.2宫颈病变组与非宫颈病变组阴道感染比较宫颈病变组146例,非宫颈病变组690例,其中宫颈病变合并阴道感染94例(64.4%),非宫颈病变合并阴道感染252例(36.5%),两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2.3宫颈病变影响因素筛选单因素分析显示:HPV感染与阴道感染是引起宫颈病变的独立危险因素,见表3。Lo-gistic回归模型自变量筛选结果显示:①绝经状态、阴道感染情况、HPV感染情况,这3个变量回归系数的Wald检验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提示它们是发生宫颈病变的独立危险因素;②绝经后女性发生宫颈病变的风险是绝经前的2.510倍;HPV感染女性发生宫颈病变的风险是无HPV感染的111.426倍;③阴道感染中单纯清洁度≥Ⅲ度回归系数的Wald检验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细菌性阴道病(BV)、滴虫性阴道炎(TV)、外阴阴道假丝酵母菌病(VVC)回归系数的Wald检验差异无统计学意义,见表4。

3讨论

研究证明宫颈病变发生的最主要的致病因素是人乳头瘤病毒(HPV),有性生活的女性70%~80%都会感染某种类型的HPV,其中大部分可以通过自身免疫清除掉,只有10%的女性会持续感染HPV,成为发生宫颈病变的高危人群[5]。因此,阻断HPV持续感染,促进病毒转阴,减少协同危险因素,对减少宫颈病变的发生发展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女性阴道微生态系统是人体生态系统中较为复杂的体系之一,是由阴道内的微生态菌群、阴道的解剖结构、阴道的局部免疫力以及女性内分泌功能共同维持其稳定性。近年研究发现阴道微生态异常所致的阴道感染与宫颈病变关系密切[7]。有研究认为,HPV感染的发生发展与阴道及宿主的免疫状态关系密切,有免疫缺陷或免疫抑制的患者易感染HPV,且感染后病情较重,预后较差[5]。正常人群中HPV感染以及宫颈病变的发生常伴随着阴道局部免疫调节紊乱或功能低下。阴道局部抵抗力低下时易导致阴道微生态失衡,诱发阴道感染,所以临床上常见HPV感染及宫颈病变患者合并各种各样的阴道炎,甚至有患者以反复难治性阴道炎就诊本院发现宫颈异常。宫颈位于阴道内,所处环境特殊,与外界相通,不可避免的会受到外界因素的干扰。本文通过分析本院接诊患者阴道感染状况、绝经状态与HPV感染情况和宫颈病变的情况,探讨阴道感染、绝经状态与人乳头瘤病毒感染和宫颈病变的联系。本研究发现,HPV感染患者较无HPV感染患者、宫颈病变患者较非宫颈病变患者、绝经后女性较绝经前女性易发生阴道菌群失调。GilletE等[8]进行了一项涉及11556名女性的有关BV与宫颈病变的荟萃分析,证明BV与宫颈病变呈正相关。有学者提出[9-11],BV患者中的高级别鳞上皮内病变(HSIL)患病率增加,但差异无统计学意义,低度鳞状上皮内病变(LSIL)患病率未明显增加;亦有学者提出[12],阴道感染性疾病中,BV、中间型BV、VVC增加CIN的发生风险,与CIN高度病变的发生不相关;ViikkiM等[13]在一项前瞻性研究中发现TV在宫颈病变的患者中感染风险相对较高;EngbertsMK等[14]收集了445671例无症状女性的资料,尚不能证明感染VVC的女性增加患宫颈癌的风险;本研究尚不能证明BV、TV、VVC在宫颈病变的发生上存在统计学意义,考虑可能与样本量的局限性有关,有待于进一步扩大样本量进行研究。本研究发现绝经是导致宫颈病变的独立危险因素,考虑可能与以下方面有关:①随着年龄的增加机体免疫系统逐渐衰退,致使绝经女性更易受到病毒的侵袭;基因突变逐渐增多及免疫监视功能下降致使绝经女性更易在感染后导致宫颈病变[15]。②绝经女性卵巢功能衰退或缺失导致雌激素水平降低,阴道壁上皮细胞内糖原减少,阴道内乳酸杆菌数量减少,导致阴道菌群失调[16-17]。相关研究表明,乳酸杆菌在阴道微生态中占主导地位,维持着阴道微环境的稳定,抑制其他病原菌的生长,其代谢产物发挥着抗菌、抗病毒、抗肿瘤的作用,激活机体免疫系统,提高阴道局部免疫力[2,5-6,18-19]。阴道菌群失调,乳酸杆菌数量下降等因素易导致HPV感染,HPV感染后又破坏阴道微生态所形成的防御屏障,进一步破坏阴道微生态,如此循环往复形成一个恶性循环,导致宫颈病变的发生发展[2,5,20]。综上所述,阴道感染、绝经状态在HPV感染及宫颈病变的发生中是独立的危险因素。因此,女性对于反复发生的阴道感染需要密切关注,尤其是绝经后女性更应给予高度重视,对症治疗的同时还需注重对阴道微生态的恢复,通过控制可以避免的危险因素,尽可能减少宫颈病变发生,必要时还需进一步完善相关检查并确诊,这为阻断HPV感染,促进HPV感染者转阴,阻断宫颈病变发生发展提供了一个参考依据。而外源性补充乳酸杆菌数量或是外源性补充雌激素是否能降低阴道感染及HPV感染率,减少宫颈病变患病率,还需进一步探索。

作者:赵雪 黄冬梅 李灿灿 范霞 娄晓迪 李青 单位:郑州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妇产科